热烈祝贺蜜桃网服务器升级完毕,全固态硬盘,50G超大带宽,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!

公告: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,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
当前位置
首页  »  伴我多久才算好  »  小 说 推荐:美女开门

第1章 滴水不漏

我工作已经三年了,身边还没有女朋友,不是我不帅,而是我没钱,不是她们不愿意跟我同居,而是我现在还没有房子,我是住在同事李定发家客厅里的沙发上的。

昨天老爸打电话来说要点钱看病,我本该今天寄去的,昨天晚上手头上还有1600多块,但三个狐朋狗友昨晚8点了还叫去打麻将,我下定决心要赢他个千儿八百的,但手气也真他妈坏,看着自己的手老老实实把钱一次次交给了三个混蛋,钱包里还剩下了60块的时候,最后一把王老五暗杆了还自摸还中码,欠下了王老五180块,我只好说先欠着下次再算吧。

到下个月发工资还要等20多天,这60块怎么过呢,我心里一方面实在挂着父母,心里万分过意不去,一方面又为这个月的生活费担忧啊!

向老李家借一点吧,哎呀,别开这种口!这小子一家都是滴水不漏的。在他家租住了三年,每个月租金250块,划算倒是划算,跟别人说起来也实在太不好听了,而且也不方便。唉,说是住在同事家里,别人听起来同事的感情好亲密的样子,其实亲密个狗屁,只是我窝囊,一直想搬出去租房子住,但每个月的2000多块的工资几乎都是打麻将、买彩票、请朋友吃饭花得精光,这三年来,我没有一个月能剩下100块的,现在回头一想,就这样过了三年了,心里实在不舒坦。

想要从头开始积攒吧,不可能,我输掉的那些钱就这样白白地送了?我又不是白痴,凭什么我打麻将打不过别人,只是手气差一些而已。买彩票的那些钱就没有机会夺回来了?不见得吧,运气难道就从不属于我陆明文的?我不信,但以后做事花钱谨慎一些就行了。不过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啊,一直没有改变,但总有一天会改变这种现状的。

我正躺在沙发上想着这些,同事李定发起床来了。他嘿嘿干笑两声:“昨晚手气可以吧,中午你请客啊!”

又他妈我请客,我一个月请他家吃饭没少过四次,每个星期我总有一次请了客买了单,听了他的话心里很不舒服。我也就干笑一声:“嘿嘿,昨晚手气还不错,赢了500块,王老五他妈的输光了,就把我的钱全借去了,搞得我钱包里只有60块了,还说要下个月才还我,我操,这个月没法生活了。”

李定发又干笑两声,走进了厕所。一会,他老婆起来了,这位大嫂起床来就情绪高涨,看着我几乎是叫起来:“我昨晚做梦都梦见你赢了,你手气真的很好啊,连胡了九把,真的,我真的做了这个梦,你昨晚可以吧,肯定赢了啊,嘻嘻,你中午请个客,中午刚好我家有个亲戚过来,你表示一下啊,嘻嘻1

这些话我都习惯了,我在他家住了三年了,我还不知道他一家三口每天在说些什么想些什么吗?!就说道:“大嫂子,我赢是赢了,但只赢了个账,钱全被王老五借走了。”说到这里,就赶快把话打住,再往下说她又要来一腔了,我可抵挡不住女人的口水。

这女人就走到阳台上去搞头发去了。

这时,同事9岁的女儿金金从房里走出来了,亲切地叫起来:“叔叔,今天我家阿姨来,第一次来哦,我们一起去酒店吃饭,听妈妈说你昨晚赢了,我们吃海鲜好不好,叔叔,你说好不好?”

我靠,我心里有点生气,这种情形已经是多次了,我只好强忍愤怒,勉强笑道:“小妹妹,中午你们去吃吧,叔叔还有点事,不陪你了!”

我这话一出,那小女孩竟缠得我一句接一句,他妈的我读了近二十年的书,确实找不到合理的逻辑纠正她的说话,反正觉得小孩子说的话很有道理,唉呀,最后我缠不过,陪笑说道:“好了,好了,中午我们去吃海鲜吧!”

我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,懒洋洋地洗漱完毕。说一声:“老李啊,我先出去吃点早餐,我走了啊!”

“等一下嘛,一起去嘛,赢了钱就不理我们啦,嘿嘿!”

我靠,我又被他抓住了,等了好久,三个人搞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,才一起出门去。

跟老李在一起我是很清楚他的套路的啦,反正是我请客,但今天我就不请,看看究竟他妈的谁请。

吃完了早餐,他一家三个坐着喝茶不动身,老说些无聊的话,问些无聊的事情,什么某某当什么官了呀,谁家又买新房子了呀,谁家又出国旅游去了呀,好像是在跟我说话,又好像是在讨论他家的大事一样,我靠,我有些坐不住了。

“明文啊,你该找个对象了,我看上次我见过的那个就不错,她是哪的呀,她长得很不错嘛,她在哪工作啊?你说说看!”女人盯着我说话。

我塞,没别的话说了吗?算了算了,我就说道:“嫂子,别提那些了,我真的上午先出去有点事,我要先走了。来人啊,服务员,买单1

我估计也不过30来块钱,自己买个单走了算了,好嗦啊,我烦透了。

服务员过来接账,45元,我没话说,把一张50元的递了过去。这时,老李就伸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掏钱包,还一边说:“我来吧,喂,又让你买单了,嘿嘿!”

“那也行,你买吧,我还只有这点钱了,这个月不够用。”说完,我把钱收了回来,我看他这次有没有诚意。

“不好意思,唉呀,我钱包忘记带了,不好意思!”老李好像难为情的样子。

“哟,可能是你忘记在卧室的沙发上了呀,哎呀,我看你多不小心啊,你这人真该死!”女人说了话。

“是的啊,我看见老爸好像没带钱包的啊,这个爸爸真的好糊涂啊!”

“算了算了,我来买单吧。”我把钱递给了服务员。服务员找回来5块钱,我便赶紧打了招呼要走。

“明文呀,你没钱在身上怎么行呢,你这样啦,先叫嫂子借点给你用啦!”老李说道。

“那好啊,先借我2000块吧,我下个月给你们啊!”我心里有了希望,如果借我2000块,中午请他家吃个饭也没问题的,这样至少可以先寄1000块钱给老爸呀。

那女人就在自己的小提包里掏,掏出了钱包。嘴里说道:“咦?我这里还有钱呢,我都忘记了,我以为钱包里没钱了,这是两个月前放进去了的罗,还在这里,嘻嘻,先借你500块吧!”

我靠,我看见她那包里厚厚的一叠,至少有3000块的,他妈的借我500,当我是讨啊,没办法,在这城市里要真去向别人借钱,还真借不到呢,先解个燃眉之急吧。我接过钱,就说声谢谢,赶快溜走了。


第2章 女子坠楼

其实我也没地方去,去哪儿呢,哎,去酒吧喝点闷酒吧,好好地整理一下思路,以后不能乱花钱了,一定要积攒才行啊。

今天是星期天,酒吧生意还好,我就找了个小包箱躲在里面一边喝酒一边看足球。

11点的时候,手机响了,提起一看,是老李打的。

“喂,中午你过来吃饭呀,在海山酒店,你过来一下,我这亲戚刚大学毕业,想过来找个工作,来呀,我都安排好了,你一定要过来啊!”

都安排好了,那我去去也行,一个人在这也真他妈无聊了,再说跟老李的关系也不能太明显僵化呀。我就答应了。

到得酒店,老李一家三口坐在桌子上喝茶,旁边坐着一个少女,看来也就20岁多一点吧,长得还挺漂亮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让人觉得是个处女,那脖颈雪白的,胸口的裙边也是白色的,与雪白的皮肤连在一起,竟分不清是皮肤还是衣裙,乳房饱胀,鼓起来很自然地顶到胸前的杯子,嗯,实在是很美人的啦,这一躺来没白跑。

“这是小关,关景红,我家亲戚,这位是我们单位的陆科长,年轻有为啊,马上要当副局长啦,嘿嘿,找工作就找他没错,他关系很广的。嘿嘿!”

老李这一套我不受用,但也习惯了,我就笑笑,偷眼看女子,女子很大方地站起来,伸出手来跟我握手,我赶忙紧张地站起来,居然有点受宠若惊的感受,唉,我也太那个不男子汉了吧,见不了什么大场合一样,腰都哈了下去。

“陆科长,真是年轻有为啊,你也不过二十三、四岁,就当科长啦,以后请多关照。”

我哪是什么科长啊,但也不能说白了,说白了就没意思了,是吧,我含糊答应几句,眼睛实在舍不得离开她的胸前,她的胸前的乳房好像在跳舞。

喝了酒,吃了饭,聊了一会,我贼头贼脑的样子眼神四盼,反正觉得自己很没风度,有点别扭起来,这时,老李就叫:“服务员过来买单!”

也没见老李去掏钱包,哦,他今天根本就没带钱包,这时,关景红落落大方地从小提包里掏出钱包来,说:“李大哥呀,今天我请客,不用你买单,我第一次来,谢谢你这么盛情啊!”

我不由自主地说道:“那叫你买单就太不好意思了,你是客人,我和李大哥是在单位是同事,出了单位就是朋友,今天算我作东啦,我来吧!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站起来,左手就从裤袋里掏出了钱包,右手去挡住关景红的手。

服务员走过来了,关景红也起身来向服务员递钱,我赶紧用手挡开她的手,用力稍猛,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乳房,我的心震了一下,手感到有点麻,但还是挡住了她的手,我左手就把钱递了过去,服务员就收了我400块,找回20块。

我坐下来,关景红笑说:“陆科长这么客气,我不好意思了啊,下次我请啦。”

老李说道:“你可不要叫陆科长,叫陆大哥啊,陆科长一直都是很好客的,我跟他同处了三年,全局的人都很佩服他。”

去他妈的!

大家散了,我无所事事,一路往回走,从这走回老李的住处也不远。

手头上又没钱了,唉呀,真是没什么意思,我几乎每次都是这样,或者一时兴致,或者情不依己,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钱包,嗯,你看老李这三年来,我还真的从没看见过他买过一次单,但他一家成天在外面吃饭,不是张老板请客,就是王朋友找约,凭着一张信口开河的嘴,也经常能混个饭吃,但他家可不穷啊,干了十多年工作,房子买了两套,小车又打算换新的了,去他妈的,这世界的生活观念我真的搞不懂,反正觉得他这种人生活在世上没意思。

那反问我这种人就有意思啦,我这种人更没意思,想啊想啊,不禁心灰意冷起来,这世界太没意思了,我上对不起父母,下对不起地球,唉,我是白活了这二十多年了,要是有个地方让我从头开始多好啊!

今天没什么阳光,天气也不热,哦,现在10月份,难怪这么平和的天气。

“咚!”一个东西落在我身前,我靠,怕不是想砸死我呀,只差一点落在我头下,我就抬头看,右面高楼上很平静,什么也没有发现!谁畜生扔了东西就缩进去了。

低头一看,啊,吓死我去,活生生的一个人躺在眼前,地面已是一堆血液淌开来,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子啊。

这时一群人已围拢过来看热闹,人群中有人说:“还没死,心脏还在动。”

“赶快做人工呼吸,快叫救护车,快打医院电话!”又有人说。

一个中年妇女推了我一把说:“小伙子,快给她人工呼吸,不能见死不救啊,快点!”

我的良心一动,赶快趴下去做人工呼吸,其实我哪懂做什么人工呼吸啊,别看我读了十多年的书,还真从没做过人工呼吸,模糊中只知道嘴对嘴往里面吹气就是人工呼吸吧。

我怕别人谴责我,赶快俯下身子,用嘴对着女子的嘴巴,贴上去了,心里又有些不情愿,唉,认真一点吧,我干脆全部把嘴对正女子的嘴唇,轻轻地往里面吹气。

咦,这女子真的没死,她的舌头动了起来,她伸出舌头,挺进我的嘴里蠕动。

我大吃一惊,立即把头缩了回来,旁边就有人说话,“加油啊,有反应了!”

我只好又把嘴巴贴上女子的嘴,她又伸出舌头来挺进我嘴里,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舌头。只一会儿,她的舌头就僵硬了。

一会儿,救护车来了,我就把这个女子抱上了车,赶快下车来。有个医生问我是不是她亲戚,我急忙说不认识,不然要我交押金我可是没钱,救护车把女子运走后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

第3章 莫名声音

晚上,我自个儿吃了点粉丝,就回到“家”里看电视,也实在没啥好看的,就躺在沙发上睡觉,一天下来,也怪累的。

关了灯,闭上眼睛,那个坠楼的女子就浮现在脑海,嗯,她确实还是一个挺漂亮的小妞哦。

冥冥中,迷迷糊糊地似睡半醒,似乎感到一阵轻风吹在脸面,突然竟听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,是一个女子说话的声音,静耳细听,声音传来:“大哥,你过得好吗!?我是柳叶眉,谢谢你今天下午给我吹气,谢谢你!”

我大吃一惊,立即睁眼坐起,一巴掌就往眼前胡乱一扫,嘴里骂道:“骚货!魔鬼!想吃人啦,去,滚,滚一边去!”我干脆又站起来打了几个拳脚,急忙去把灯打开,然后怔营地坐在沙发上闷想。

一会,李定发一家回来了,老李喝得满脸通红,进门就说起今晚上跟某某官员吃了饭、敬了酒,那官员如何夸他交际广、会来事,又送了他衣服、领带等等。我也没怎么听明白,不过,他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就想得到他要说的就是这些,每次意思都差不多,他给领导俯下身子擦皮鞋的事,他是从来不说的,但我却曾经亲眼见过。

又睡下,老李一家也睡了。想起刚才的事,是不是幻觉啊?唉,也许就是幻觉,他妈的,都怪老李一家特别信迷信,耳濡目染中不自觉地也相信了,特别是打麻将的时候,你不信点迷信还不行,听说借别人的钱打麻将一般都赢,我也试过几次,开始真的都赢了,但后面就不灵了,老李说是因为我不去庙里烧香拜佛的缘故。

这一夜没怎么睡好。

第二天下午,老李一家都要回老家去,他说是他老婆的老父亲走了,这一次说的当然是真话了吧,谁会拿自己父亲的生命这种事情开玩笑呢?大嫂子面上流着眼泪,我也就伤悲了起来,说要表达个心意,可是身上又没钱,只好说实在不好意思了。

过了一会,大嫂子就忧伤地说道:“明文啊,我们就要回老家去了,这次要回去10多天呢,离开你也挺舍不得的,你身上又没一点钱,我还是先借给你2000块拿着用吧,啊,开心一点啊,我老父亲的事情你也不要太难过了!”说完,她把钱递给我,然后她竟俯身在电视柜上嚎啕大哭了起来:“我的爹啊,你死的好早啊,才81岁啊,我真的希望你再多活20年啊,你对我们那么好啊,你又吃了那么多的苦啊……”

我接过钱,看她那副可怜的样子,只好过去安慰几句,心想朋友家里白喜事,总要表达一点心意,于是从接过的钱里抽出5张来,说:“嫂子啊,我也表达一个心意啊,大伯仙逝了,我心里也过意不去,我跟老李一起工作三年了,同事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了,你先拿着这500块了,算我的心意啊,你也不要太难过了,嫂子,人总是要死的嘛!”

大嫂挣开眼睛盯着钱,带着眼泪笑起来说:“明文啊,你就是个讲义气的人,定发啊在外面认识那么多人,今天上午都通知了50多个朋友,电话费打去了100多块,狗屁,没一个到家里来安慰一下的,唉呀,这世道呀,真的是认钱不认人了啊。”

她一边去梳妆一边唠叨起来:“昨天那个跳楼的女子是个大灾星,哦,那个女人叫柳叶眉,我有个同事的朋友认识她,很有钱的,不知道为什么要跳楼,呀,她一跳楼就把我老爸给跳死了,我跟你说啊,现在年轻的女人跳楼啊就会发生大事,明文啊,你在这里可要小心出门啦,哦,你晚上要经常在家呆着呢,特别是半夜以后,你不要打麻将一夜都不回来,小偷强盗多得很呀!”

我一听吃了一惊,就大声问:“嫂子,你说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她叫柳叶眉,跟我同事的名字就差后面那一个字,所以我一听就记住了!”

“她死了没有呢,后来救活了吗?”

“傻瓜,从13楼跳下来还能活命啊,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一听见年轻女人的事就爱问长问短,唉,告诉你,死定了,跟我老爸一样没命了……”

我心里更感奇怪,那么说来昨晚的事肯定不是幻觉了,那个声音说的名字都是真的。咦,可怕!

我把老李一家送到了火车站又目送他们上了火车后才回来,人家的老头子死了,这时候表现热情是有必要的,做同事朋友嘛,谁没有个伤心痛苦的时候,谁不需要同情和安慰?!

我叫了个快餐送过“家”里来,安安心心地吃了,心里就想着给老爸寄钱的事,打算明天一早就寄过去,想起自己的老爸如果要死了的话,真不知道心里多么的难受啊,简直折杀我也,自己工作了三年多还没寄多少钱回去给他用,大概一共才寄了4000块吧,以后我一定要挣很多钱,给老爸盖个新房,不要再住在那个破旧的瓦房里了,一下雨就漏水的,唉!

心事重重的又累又困,今晚可以安心地睡个早觉了。我洗完澡,关了灯,便躺在沙发上睡去。

刚才因为想着给老爸寄钱的事,心思沉重,现在突然想起昨晚听到的声音,真是不寒而栗,毛孔颤抖啊。

今晚他妈的要真还有这种声音的话,我就,我就,我就怎么办呢,我就豁出去了。于是我便将一把水果刀放在沙发边的茶几上,即使黑暗,我伸手就能摸到。

躺了一个多小时,没见什么动静,我也累了,心里壮了胆,不怕,终于也睡了去!

我睡得并不深,不知过了多久,就有一阵轻微的风吹上脸面,我估计是外面的风吹进来的,但还是完全把自己惊醒了,赶快壮起自己的胆子。

声音又传过来了,“大哥,你不要怕,我是柳叶眉,我就在你身边,我不会害你的!”

我靠,真来了呀,啊!



继续阅读请点击【阅读原文】
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,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。备注:如有地址错误,请点击→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!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谢谢!
  •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,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。
  •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蜜桃网